on air, podcast, radio-4901461.jpg

東京上班族 Podcast

歡迎回到我的頻道「東京上班族」! 上禮拜跟大家分享了我透過分析瑞銀的優勢,當年辦了哪些沒有人辦過的活動,做出什麼新的線上行銷產品?我又怎麼會被邀請到日本社長和各部門部長開會的Japan Management Committee Meeting去做發表。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主題是我人生職場上最大的轉捩點,完全像是在坐雲霄飛車一樣。我是贏了什麼比賽,怎麼會有機會去瑞士總部一個月? 怎麼突然有機會可以轉換部門去前台做sales trader?原本到手去瑞士的機會又怎麼會突然被剝奪走?我最後到底有沒有去到總部呢?」

Podcast從第一集就收聽的朋友,聽到這邊其實就等於已經follow到我人生從大學到現在在職場上所發生的一些故事和我的一些經歷。不管是一開始學生時期的餐廳打工經驗也好,之後去法拉利做行銷實習的經驗也好,又或者在正式進入職場後在不同的階段不同的崗位所碰到的事情也好,我相信聽眾們雖然可能不認識我本人,但透過收聽我的podcast對我也有一定的了解有一定的熟悉感。目前podcast講到的大概是兩年前也就是2018年的夏天,當時我還是在做公司的新卒採用負責人的工作。但誰也沒想到,那年的的夏天到年底的這短期間會是我人生目前在職場上碰到最大的讓我感覺像是在坐雲霄飛車般的轉捩點。

前幾集podcast都有收聽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在做公司的「新卒採用」負責人這個工作,算是做得得心應手,不僅完全是我喜歡的「與人有非常多的接觸」的工作外,也是一個完全能讓我自由發揮,擁有自己預算,可以透過創意去做行銷為工作帶來加分效果的一個職位。

就在工作上各方面都感覺很順利的時候,有天信箱突然來了一封從亞洲人事部的頭寄給所有人事人員的信,吸引到了我的目光。信內寫說「亞洲人事部要舉辦一個Digital Challenge(數位挑戰/比賽),比賽的贏家可以去倫敦或是瑞士一個月去做有關數位化的一個Rotation,想要參賽的人需要以影片的方式提交「為什麼你認為自己是這次代表亞洲去總部做這個Digitalization Rotation的最佳人選」」

當時看到這封信,心想「這,不就是我一直以來都在期待的機會嗎?!」

沒錯,我們現在所在的時代,「數據」就等於一切。大家常聽到的Big Data大數據等,都是需要越龐大的數據,提供出來的資訊的可靠性價值也才會越高。所以近幾年常常會看到各種行業在不斷的改革,不斷的推崇「數位化」。舉個簡單的例子,以往可能當一個人要入社,進公司的時候會把他手寫填好的資料,提交給公司的相關人員。公司的相關人員拿到這些資料後,會把這些新進人員手寫下來的資訊打入公司的系統裡,方便往後要做查詢或分析的時候做使用。但如果把流程從一開始就數位化呢?意思是把以往新進人員需要手寫的程序,改成透過一個網路的介面讓他們可以直接輸入所有需要的訊息,這些訊息也會自動的流入公司各個相關的系統裡,讓整個流程變得比較順暢外,在用戶體驗上和未來數據相關的分析上,也都有非常大的幫助。

我們公司當時當然也把「數位化Digitilization」視為策略上的一大方向。

當時贏家名額我記得有兩三個,分別是針對不同的Project所設計出來的名額。其中一個就是跟我剛舉的例子一樣,是跟招聘流程上有關,這對我其實是非常有利,因為我當時不只是個招聘負責人,我也在Operations待了蠻長一段時間,後來甚至還幫亞洲負責Offshoring,所以從招聘到所有新進人員會需要填寫資料碰到的程序細節等,我其實不但非常清楚,也有很多想法可以怎麼去改進,怎麼去把它數位化。

所以我當時就花了一點時間,把我以前去印度出差負責外包工作項目時候的一些經驗成果,在做採用上透過我的創意在Digitalization方面的一些成績,再加上一些編輯影片上的創意做出了一個讓我相當滿意的參賽影片。

提交出去,就這樣過了一個月,信箱來了一封信。

信的標題寫著Digital Challenge Winners。

我眼睛半閉著的打開了這封信,想看又不太敢看的看了信裡公布的贏家。

我的名字排在第一位,沒錯,我贏了!

而且地點還如我所願,不是去倫敦,而是去我一直都想去的總部,瑞士的Zurich。

沒錯,我贏得了可以去瑞士一個月的機會,預定去的時間點在2018年的年底。

當時真的非常開心,因為去瑞士總部一直以來都是我進公司以後的一個夢想。畢竟我們是瑞銀,很多時候有沒有去過「總部」,看看那邊的文化,那邊的人,那邊的氛圍等,在很多層面來說真的都差很多。就這樣開心了幾天,跟我的上司商量我年底不在的一個月工作要如何安排等,有天我收到了一個私訊,讓我非常驚訝。

私訊我的是誰?是當時我的其中一個Stakeholder。我當時身為招聘負責人,在工作上會跟各個部門會參與到他們部門招聘事務的人員有很多的接觸。這些人員也包括了個部門的部長,那私訊我的就是我其中的一個Stakeholder,她在的是Equities部門,也就是證券部門,我們就簡稱她為員工J。當時這位員工J呢,就私訊我說:

「Hey David, ever thought about moving to front office?」

「你有想過要來前台工作嗎?」

我說「有啊,是有考慮過未來可能會想試試看去財富管理部門當Client Advisor」

她說「是喔,那Equities呢?」也就是證券部門呢?

我說「感覺文化上會很融入,畢竟它是我們公司最國際化的一個部門,什麼國家的人都有,但我金融方面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沒有想過…」

她說「沒關係,這個是可以學可以補的 this is something you can pick-up」

我說「具體是做什麼工作呢?」

她說「here, let me send you the job description」 我把工作內容寄給你

信寄來了,我看了,但有看等於沒看。

職位的名稱是「Electronic Trading Sales Trader」。

聽眾們你們現在腦袋中有多少問號,我當時就有多少問號。

雖然我在銀行工作,但畢竟大家應該也能想像,我在的是人事部,所以其實工作內容跟金融一點關係都沒有。可能會比正常人稍微知道一些金融業界會有的不同部門,但實際他們工作內容是什麼?怎麼賺錢?各個組差在哪?商品有哪些?其實完全不了解。

我為什麼雖然個性背景方面很適合非常國際化的Equities 證券部門,卻從來都沒有想過轉去這個部門工作呢?因為Equities 證券部門所需要的專業技能非常高。有看我前幾集提到過,我拍員工的一天系列的影片就知道,在證券部門上班的員工感覺一天時間非常非常緊湊,感覺大家都很聰明,事實上也是如此,非日本籍的員工基本上都是美國常春藤的學校畢業,大多都是統計學,經濟學等,金融相關背景畢業的。我還記得當時拍影片時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為了製作影片,我去參加了他們的早晨會議,我明明就會講英文,但早晨會議的內容我卻完全都聽不懂,可見隔行如隔山。

講到這邊,聽眾們,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選擇呢?

人事這方面的工作我做得很開心,很幸運的又透過比賽贏得了去總部的機會。但另一方面,這可以去前台的機會又太太太難得,我當時真的非常的猶豫。於是我就決定跟人事部長聊一下,人事部長一直以來都對我很照顧,我在職涯上有什麼變動,我也不想是已經決定以後,才告知他。

還記得當時部長聽到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有點五味雜陳。一方面很替我開心說「すごいね, offer from Equities… Wow!」,但另一方面也不希望我離開人事部,畢竟他一直以來都很看好我。部長同時也知道我當時是Digital Challenge 的其中一個贏家,預計年底要去瑞士,我們當時討論的結論就是「我也還不確定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興趣,真的想要換部門,同時年底又預計要去瑞士,所以這件事就決定先不跟他的上司報備,他的上司也就是亞洲人事的頭。」

就這樣接下來的一兩個禮拜,我不定時的抽空去證券部們跟員工J的組坐在一起,花點時間稍微了解他們工作內容具體是在做些什麼。稍微跟聽眾們講一下,基本上Electronic Trading Sales Trader 負責的專業負責的商品就是公司的Trading Algorithms,簡稱為Algo 。Algo 是什麼?Algo基本上就是一些電腦方程式,現在基本上利用Algo去執行股票的買賣已經變成一個主流,常見的有像是VWAP (Volume Weighted Average Price) 或是TWAP (Time Weighted Average Pricing)的Trading Algorithms。

聽眾們,你們現在有多少的問號,我當時就有多少的問號。

我其實做事是一個非常果斷的人,但當時這個情況,我真的猶豫了很久。每天不斷的想,我是要去接受這個新的挑戰好,還是待在我的舒適圈,繼續待在人事好。就這樣想了幾個禮拜後,我終於做出了決定,我要接受這個挑戰,去做一個我完全沒有任何背景,完全沒有任何經驗的工作。最終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其實主要原因只有一個,因為這樣的機會真的太難得。雖然已經做好決定,但心裡還是有一個很讓我猶豫的點是,當時大概是2018年的八月左右,但我預計要去瑞士的是年底,也就是說還有三四個月的時間,於是我就跟員工J還有當時證券部門的部長講得很清楚,說我決定要來你們的部門,但我原先就有要去瑞士這個計畫,也是我非常想要去的機會,最終他們也很能理解的,同意等我那三四個月的時間,也就是說讓我在證券部門開始工作的時間,設為2019年的1月。

我因為終於做出決定,自己鬆了一口氣。但同時因為我要離開人事部的事情已定,部長也因此需要通知報備給他的上司,也就是亞洲人事部的頭。

就在一兩個禮拜後的某一天,我收到讓我晴天霹靂的消息。我在其他國家關係很好的幾個同事傳訊息跟我說「 David,我聽說有某某員工被通知她年底可以去瑞士總部,她之前也有參加Digital Challenge的比賽只是沒有贏,去瑞士的名額應該只有一個,我覺得很可疑,你要不要去問問看…」

這些同事們跟我關係很好,其實在知道我要換部門時就曾經跟我說過,建議我不要太早跟高層說,盡量等到最後再說,最好是瑞士的行程機票等都確認後再說比較保險,但我當時想說,不會吧,我很信任部長,而且贏了就贏了,又不是說我要在年底前離開人事,我以後也會想要再回來人事部工作,不太可能突然因為我有轉換部門,就說不讓我去吧?

於是我去找部長談,跟部長說這件事情,他說「他沒有聽到這樣的消息,讓他去確認看看」

過了幾天,部長把我叫到辦公室,臉色非常凝重,我知道「不妙」

部長很為難的跟我說「ディビッド,我稍微問了一下,證實了你之前聽到的,因為你要換部門的這件事,亞洲頭把你的機會給了別人」

當時我真的非常失望,心想「有這樣的?」

我為什麼失望?除了明明是一個比賽,贏了就贏了,還有拿回這種之外,最讓我不能接受的有兩點:

第一,人事部最倡導的就是「Internal Mobility」 ,也就是公司內的移動,希望大家與其跳到其他公司,可以先考慮在公司內轉換跑道,所以人事高層在很多場合都會宣導要創造出一個很歡迎公司內跨部門移動的一個體系,譬如說自己的員工如果要去別的部門,不應該覺得是負面的,反而要鼓勵他,要為他感到驕傲等等,這一直以來都是人事高層在倡導的。但當自己的員工要轉換跑道時,應該是要當模範生的人事,卻是這樣的在處理事情?這點讓我很傻眼。

第二,你要剝奪我原本贏來的機會就算了,偷偷摸摸的直接把我的名額給了別人,連告知都沒告知我本人,還是要從旁人聽到這種消息,透過部長去證實,again這是人事該有的作為嗎?這點讓我非常不能接受。

我在公司99.9%都是個非常開心的人,但當時的我,非常的不開心,於是我寄了一封信給亞洲頭跟日本的部長,信的標題是「Is this really how we treat our talents?」,同時也做好了要辭職的準備。我在信裡面沒什麼太多的負面情緒,主要就是把我剛剛提到的像是,人事應該要以身作則,當自己的人要換部門時卻做出最不好的示範,讓我不能接受等的論點。

在寄了這封信後,亞洲頭也有和部長打了通電話給我,跟我道了歉,說當時處理方式確實有待改進,但同時亞洲頭也希望我能理解從她的角度,她需要考慮的其他因素,像是把一個馬上要去其他部門的人送到在總部的人事做Rotation在性價比方面是不是最好的選擇等。

最後在經過了幾個禮拜,日本的人事部長,證券部長,和他們的上司在各方面做協調後,原本在瑞士的一個月變成瑞士兩個禮拜和倫敦兩個禮拜。為什麼會去倫敦呢?因為倫敦畢竟算是我接下來要進的Investment Bank投資銀行的總部,所以我在瑞士兩個禮拜就還是跟人事,那倫敦兩個禮拜就等於去見習倫敦那邊的證券部門。聽眾們可能會說,哇那很好啊,還可以去倫敦耶!但為什麼會變成去倫敦呢?其實追根究底,主要原因還是在於預算,我去倫敦那部分就等於要證券部們去負責sponsor,反正真的很感謝當時為我站出來的高層們,願意經歷這些我很不喜歡的職場政治,幫我爭取原本該有的機會。

我認為職場上多多少少都會碰到類似的職場政治,碰到時或許你會感到無奈,但我覺得非常非常重要的是你有沒有一個願意為你發聲的上司,這點真的很重要,是我深刻的體悟。

好啦,今天就先分享到這邊,很多聽眾是不是都覺得好像東京上班做是不是快要沒有故事可以講了?不用擔心,我還有很多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但下一集會是我第一季的最後一集,會和大家分享我換了一個新的部門,bid/ask是什麼?早晨會議到底要說些什麼?第一個跟客戶的接觸怎麼就被罵髒話?喜歡的話,記得訂閱也記得幫我評分留言,每週一發佈最新一集喔!感谢你的收聽,我們下禮拜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