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air, podcast, radio-4901461.jpg

東京上班族 Podcast

歡迎回到我到我的頻道「東京上班族」!上一集跟大家分享了我在日本找工作,也就是「就活」的故事,還有最後是怎麼決定進入原本最沒興趣的金融業,辭退了麒麟的offer。

在人事部待過幾年,做過新卒採用也就是招聘大學應屆畢業生負責人的我,深深的能體會當初麒麟人事部接到我要辭退內定offer電話時的心情。因為對招聘負責人來說,內定者的「辭退」毫無疑問就是他們最大的噩夢,尤其如果是一個深受大家期待趕快入社發光發熱,為公司做出貢獻的「內定者」辭退時,真的會讓公司的人事部很頭痛。

前幾集也有提到,在日本找工作是「非常制式化」的。一年裡什麼時後會辦行銷活動讓學生們認識到你的公司,什麼時候會邀請學生們來到公司參觀並增加他們對公司的興趣,什麼時候又會開始接受申請面試等等,每個步驟每個流程都有各自已定的schedule。也因為這麽制式化,當有有內定者「辭退」時,他的位子要怎麼填?要去哪找優秀的人才填補他的職缺都是對人事部來講非常傷腦筋的,更何況當接到內定者的「辭退」時,其他優秀的人才大多數早就都已經結束了「就活」,畢業後要進的公司也都已經定好了。

雖然內定的「辭退」是一件讓公司傷腦筋的事情,如果你要在日本招聘優秀且從名校畢業的學生,不管你的公司多好多大,被「辭退」絕對是不可避免的。因為這些學生手握有有三個甚至五個或更多的內定是非常常見的。也因為這樣,有些像是比較大比較著名的顧問公司每年在招聘時,都會先設算1/3的「辞退」名額。也就是說如果想收200個學生,在招聘時他們可能會給出300個offer,因為在一年後真的會入社的,大概只會剩200個左右。你可能會問說「這畢竟是個預估,如果「辭退」的人比預期少要怎麼辦?」顧問公司其實本來淘汰率辭職率就高,就算比預期多進了10幾20個人,對這些規模較大的公司來說也不是太大的問題。但顧問公司這個例子是少數也是比較極端的例子,對大多數的公司來說,還是都想要盡可能的不要被「辭退」。

也因為會對公司帶來巨大的麻煩,在日本,內定的辭退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在網路上也有很多人分享他們辭退內定的經驗。

有一篇是這樣寫的

「大きな声で怒鳴りながら『お前自分の立場分かってるの? お前がうちに来るっていうから内定やったんだろ! すぐに会社に来い。代えの服も持ってこいよ、意味分かるだろ?』と言われたんです。丁寧にお断りしても、『会社に来ないと許さない』と言われました。

会社に着いたら電話に出た面接官よりも偉い男性がでてきて、入社する旨にサインした書類をヒラヒラさせながら『とりあえず、この紙の意味分かってる?』と怒鳴られたんです。『法的拘束力はないと伺ったので、お断わり致します』と言うと、『それで済むと思ってるの?こっちは何してほしいか分かる?』と言われました」

そこでKさんは、「土下座をしなくてはいけないのだ」と察知したという。

「すぐに土下座をして『申し訳ありませんでした』と地面に頭をつけて謝罪しました。

沒錯,身邊真的有聽過學長的朋友辭退內定時被要求下跪道歉,還有人被潑水等等。

當我打給麒麟人事部說要辭退內定,對方回答是說「這樣啊,我知道了,可以來一趟公司嗎?」時,我心想「完蛋了,這下不知道要被潑什麼了,唯一比較慶幸的是麒麟大多數的商品都是冷的,除了啤酒外,一些像是午後的奶茶,生茶等等幾乎都是冰的,所以至少不會被潑熱的東西。。。」

有些人可能會說「為什麼不要不去就好?別人打來也就都不要接就好了啊?

是,當然可以這樣做,人家也不至於會來你家找你。但當時我當然罪惡感也很重,因為我深知我這通「辭退」的電話對麒麟是造成多大的不便,尤其我通知他們的時候很晚,真的要「辭退」也應該早點跟他們說的,所以既然人家要我去,我就去吧。

就這樣過了兩天,約好的這天來了。我到了麒麟在中野的總部,進到了熟悉的大廳,忐忑不安的等著人事部負責人。

當他出來接我時,我對他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臉上完全沒有笑容帶點尷尬。我們走到會議室前,在公司裡的自動販賣機前停了下來,他叫我「選一個」,我選了「檸檬紅茶」想說這樣至少被潑了,還會帶有一點香香的檸檬氣息。

我們到了會議室坐了下來,他說「請坐,所以ヤンさん,可以跟我講講你最後怎麼會突然決定要辭退了呢?

我也很誠實的跟他說了我最後是有兩個offer在考慮,並真的猶豫了很久。很喜歡麒麟這家公司,目前所碰到的人,也對最行銷很有興趣,但最大的兩點是讓我最終選擇瑞銀的原因。

第一個就是一進公司要先去鄉下工廠見習,賣啤酒賣三年這點。我很認同要打好基礎這個idea,畢竟要能做好行銷,一開始要先真正了解你所賣的商品,但是我三年我真的覺得有點太久。第二點就是「年功序列」制度。麒麟畢竟是個日商,幾乎所有日商都有的年功序列的制度基本上意思就是說你的薪水是跟你的年紀和在公司待的年數是成正比的。待越久薪水越高,相對的,你的表現再好,如果你才剛進公司沒多久,薪水bonus等要比前輩要高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而這個制度是我比較不能認同的,我認為我今天表現好,貢獻多,就應該要收到同比的報酬,相對的我今天如果表現不好,對公司沒有貢獻,薪水低當然理所當然外,要開除我,我也完全沒有任何意見,很明顯的,和我理念比較接近的就是「外資」的文化。

當我講完時,讓我意外的,麒麟人事非常理性的跟我對談,他能理解我的論點,也一一跟我分享我提到的這兩點,其實麒麟內部也知道是他們需要改善的地方,尤其如果要能招收更多的非日本籍人才。像賣三年的啤酒也有慢慢在改的更彈性一點,年功序列的制度也一樣在改善讓它能更彈性化一點,才不會導致優秀為公司貢獻最多的人才,因為這比較死板的制度,一一流失。

就這樣我們談了快一個小時,我也不知不覺的喝完了原本以為會潑在我身上的「檸檬紅茶」。

我從這次的經驗中學到了做事盡量都要理性去處理,他們大可叫我土下座,潑我水,但他們沒有,卻用非常理性的態度聽聽我真正的想法,並分享公司內部針對我提出的擔憂點正在做什麼樣的改變。也因為這次的經驗,讓我竟然比「辭退」前更加對了「麒麟」有了好感,去任何居酒屋時一定都點麒麟的生啤,去便利商店時,也幾乎都買麒麟的飲料糖果。

就這樣我的日本就活故事,有個美好的結束,最終選擇進入瑞銀。

好啦,今天就先分享到這邊,下一集分享的是畢業後,我進到瑞銀,但第一天竟然覺得「什麼?我做錯了決定了嗎?」

喜歡的話,記得訂閱也記得幫我評分留言,每週一發佈最新一集喔!感谢你的收聽,我們下禮拜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