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air, podcast, radio-4901461.jpg

東京上班族 Podcast

歡迎回到我的頻道「東京上班族」! 上禮拜跟大家分享了我人生職場上最大的轉捩點,完全像是在坐雲霄飛車一樣。我是贏了什麼比賽,怎麼會有機會去瑞士總部一個月? 為什麼突然有機會可以轉換部門去前台做sales trader?原本到手去瑞士的機會又怎麼會突然被剝奪走?我最後到底有沒有去到總部?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主題是我從人事做招聘,跳到證券部門做股票電子交易員,職場上轉換跑道順利嗎?跟客戶的第一個接觸又怎麼會被罵髒話呢?

Podcast忠實聽到這裡的聽眾們,應該知道我當時是猶豫了多久,才做出了這個轉換部門轉換跑道的決定。除了因為當時我很喜歡我在人事部的工作以外,另一個讓我那麼猶豫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如果去了證券部門,其實就等於重新開始,真的是像一張白紙一般的重新開始。我在人事部那幾年所學到的累積到到的經驗,基本上除了Soft Skills像是溝通能力等,其餘都完全沒有任何重疊。所以2018年年底我在去英國和瑞士的時候,我真的使盡全力的利用了那次的出差,除了英國和瑞士,也去到了法國德國,阿姆斯特丹等,因為我知道我接下來的一年,我,一定會很慘。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在歐洲的悠閒時光就這樣子結束,我回到了日本,來到了第一天上班的前一個晚上。明天上班會如何,我不知道,但我唯一知道的是,明天要很早起,於是我設了至少十個鬧鐘,每個間隔兩分鐘,最終目標是要六點準時出門。

在繼續分享故事之前,需要先跟聽眾們講一下,我在這個部門是做什麼的?我的職位叫做Electronic Trading Sales Trader。那我們這個組具體是在做些什麼呢?我們主要負責的商品就是公司的Trading Algorithm。什麼意思呢?因為科技的發達,以前很多「人在做的」,現在也都變成是「電腦在做」,而「股票買賣的執行」也不例外。大家不知道平常有沒有在買賣股票,但我們在做投資的時候,除非你是富二代或家裡是暴發戶,不然買賣股票的金額通常可能就是個幾萬塊日幣,了不起幾十萬日幣,也就是美金幾千塊。你說我們正常人在買賣股票時,會因為我們買,或賣,而影響股價嗎?不會,因為我們買賣的金額小。但今天我們的客戶,也就是這些Instituional Investors,機關投資家,他們在做買賣的金額就會相對的大很多,可能一個單就是要買10億日幣。假設今天我們的客戶要買Sony好了,如果這10億日幣的單直接以Market Order(市價單)的方式在市場一次做買入,股價會怎麼樣?一定會馬上飆升,可能會因而飆升個5%。但這是我們要的嗎?不是。因為買家當然會想要以越低的價錢買進為目標。所以以前可能會有交易員手動的在幫客戶分散這10億日幣的訂單,分為好幾次做買賣,來減少對市場的影響,也提升自己的買進價格。但因為科技的進步,現在的主流已變成是透過Trading Algorithm去做買賣。Trading Algorithms 簡稱為 Algo 是什麼呢?基本上就是一些電腦方程式,透過這些電腦方程式,讓電腦自動去幫你做操作執行。根據你的一些設定,可能會把10億日幣的單分為1千萬個小訂單去操作,在哪個時間點買,以多少的價錢數量買等等,都是由電腦自行去判斷。透過這樣的方式,最終買完股價可能只上漲了0.2%,那這跟原本不透過Algo,直接一次去做全部買入,股價上漲5%的差別當然就差非常多。

好,回到故事分享。

第一天上班,到公司6:40,我人生沒有這麼早去公司過,第一個奔向的就是公司的Pantry去倒了兩杯咖啡喝。

過了幾分鐘後,我的上司已抵達,在稍微聊了個幾句後,時間來到了7:10,我的上司說「David, let’s go, follow me」我不知道要去哪,但就跟著上司走了出去。我們來到了Trading Floor的中間,看到有一些人已經站在那那邊圍成一個半圓圈,站在那的9成都是白人,亞洲人為極少數,就算有亞洲人也是英文基本上是母語的日本人。或許因為是禮拜一的早上,大家感覺心情都不是特別好,表情也都相當嚴肅。就這樣7:15分一個英國人開始講了這個會議「Stocks were mixed overnight in the U.S. as the S&P 500 and Dow Jones wrapped up their best August performances since the 1980s. The Dow slid 223.82 points and the S&P 500 dipped 20 bps. Nasdaq outperformed with a 0.7% gain and ended the day at 11,000. The Fed was again dovish, while all eyes on the monetary policy to come」這段是我隨便講的,但大概是這樣的內容,再加上一個非常重的英國腔。雖然是說英文,但我真的完全聽不懂?S&P? Dow Jones? Bps? Fed? Dovish? 在這位英國同事講完Overnight美國股市如何,發生了什麼我們需要知道的事以後,輪到了每個組的各自分享時間,就這樣一個一個的做簡短的報告,我一樣聽不懂。就這樣輪啊輪,輪到我們這組,我的上司就分享了一些她從我們組的角度觀察到的一些趨勢。開會步調很快非常精簡,就這樣開了15分鐘,內容滿滿,開會結束。

我上司在走回我們座位的路上跟我說「David, you’ll be doing this from next Monday, good luck」「David, 從下禮拜一,你就要代表我們組出席這個早晨會議做報告,加油」我心想「蛤?!」

我被招進來其實最主要就是要來幫忙分擔我上司的工作。我上司是個美國人,組內還有兩個日本人,基本上工作的分配是兩個日本人主要負責日本的客戶,而我和我上司則是負責日本以外的International Accounts就是這些國際講英文的客戶。比較大的客戶基本上都是些Base 在美國啊香港的這些International Accounts,所以可想而知,在我進部門之前,我的上司真的是忙到不可開交,也因為這樣,我一進來就馬上就被指派了參加早晨會議的這個任務,這樣她也就不用出席,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做其他的事。

就這樣回到了座位,我上司叫我設定一下我的Bloomberg帳號。大家不知道對Bloomberg熟不熟悉,當時我只知道它是一個報金融相關新聞的一個平台,但其實在金融業大家真的跟Bloomberg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在金融業,有什麼你就是王?答案是「Information資訊」,而Bloomberg就是一個提供給所有在金融業工作的人最即時最新最重要的資訊的一個平台。我們透過Bloomberg可以看到有什麼最新的新聞啊,又或者可以查有關任何一家上市公司的非常多的資訊。其中一個我們也會透過Bloomberg看的,就是各張股票的「Order Book」。所謂的Order Book 就是集合所有買家和賣家訂單的的一個東西。譬如說我是買家我今天願意買100張股票,以一股200元的價位購買時,我的訂單就會寄到出現在這個Order Book上,所以我們在Order Book上可以看到在各個價位有多少人願意賣或是買。當時我學到的第一個單字,就是bid & ask。金融業有很多專業用語,但我覺得其實真的沒有必要把東西搞得那麼複雜,bid就是買家的買單,而ask就是賣家的賣單,賣單除了ask之外,也有另外一個說法稱之為offer。為什麼會需要背這個呢?因為客人有時候會問你,「Hey, what’s the current bid on Sony?」「Hey, what’s the current offer on Sony?」也就是說現在在Order Book上買家願意出的最高價位在哪?賣家願意出的最低價位在哪,你就要趕快去查然後跟客戶最回覆。另外一個客戶也常會說的是「hey, can you lift the offer for me here?」意思就是說他是個買家,問說你可不可以幫他買在現在賣家願意賣出的最低價。或是說「hey can you hit the bid for me?」就是說你幫我賣在現在買家願意出的最高價好不好等等。這邊的lift the offer / hit the bid等等也是一定會需要背下來的用語。

過了一兩個禮拜,最基本的概念用語也稍微比較清楚,法務相關研修也都完成後,我上司就給指派了幾個客戶給我負責。老實說,被指派客戶讓我負責這個時間點真的比我想像中早非常多,但這個部門就是最最最標準的外資,很多東西都是learn on the job也就是邊做邊學的精神,跟日企的「經過了非常長非常扎實的研修訓練後,才會給你客人給你責任」的這個制度成了極大的反差。

剛開始負責cover客戶,有一點是讓我蠻慶幸的就是我們在工作與客戶的接觸互動,其實主要都是以傳訊息的方式,而不是透過打電話。為什麼呢?因為除了透過Bloomberg Chat跟客戶傳訊息聯繫的方式比打電話要來得快之外,傳訊息的另一個好處就是「同時可以跟很多的客戶」做聯繫。

「但David,你在這集的開頭不是說Electronic Trading基本上都是透過Trading Algorithm在執行,也就是說電腦自己在做判斷,不用人插手的,電腦自己就會做執行做買賣,那你到底要做什麼呢?又會需要跟客戶聯繫什麼樣的事情呢?」

沒錯,我在做分享的時候,通常都會講得比較簡單一點,好讓聽眾們比較容易去了解,但其實現實生活裡當然比我講得要來得複雜很多。舉個例子好了,雖然說Conceptually 也就是說整個大概念來說,透過Electronic Trading的Trading Algorithm做股票買賣的執行,整個流程應該要是完全自動化的,但有寫過方程式的人都知道,有方程式是絕對完美的嗎?沒有,這些方程式畢竟是人寫出來的,所以當今天這些方程式有任何瑕疵,有任何跟我們預期的有偏差的時候,身為Electronic Trading Sales Trader的我們就需要去介入,並和我們在香港的Quants有就是負責寫這些方程式的同事們去把這些方程式做修改。就算沒有瑕疵,這些方程式當然也不是說寫出來就好了,今天如果法規變了,我們方程式也需要去做修改,就算大環境沒有變,我們也需要不斷的去改善我們的方程式,譬如說利用最新的科技,AI, Big Data, Machine Learning等讓我們的這些Trading Algorithm有更厲害更準確閱讀股市的動向的能力。再舉一個比較簡單的例子,如果你今天是我的客戶,你下了一個買15億日幣Sony的單給我,照理來說用Trading Algorithm執行這些買賣應該是都是已經自動化了,也就是說沒有人也沒有問題。但如果你是客戶,一個15億日幣的單,你難道不會想要有個懂Trading Algorithm懂日本股市的人來幫你確保你的單在執行上沒有任何問題,有任何突發狀況時可以幫你解決,還有可以提供你一些有關股市走向最新消息的人嗎?應該會吧?

當時我開始負責客戶時,一個我可以做的,最簡單最基礎的就是在我負責的客戶的訂單有什麼比較大的股價變化時,提醒客戶,因為或許客戶會因此而做Limit Price的調整,中文應該是限定價格。於是有一天我在一個大客戶的訂單漲了3%的時候,我私訊了他說「hey heads-up, Sony has moved more than 3% against you, out of limit now, on the back of news XXX」,我看他有接受我的私訊邀請,也有「已讀」,所以雖然客戶沒有答覆,我也沒有繼續追,大家要知道在金融界基本上客戶不回是非常正常的,因為有太多訊息要看了,所以像這種提醒客戶股價變動等的訊息基本上都不會有任何回覆。這是我換到新的部門後,第一個跟客戶的互動,所以當時其實很緊張,但心想,不錯,給客戶這個heads-up,他應該是會蠻開心的,因為代表我們都有在看他的單。在兩個小時後,我收到了有新的訊息來了的通知,想說奇怪,我才剛開始上班,不會有人認識我吧,原來是剛剛這位客戶回覆給我,他說「your “heads-up” is from 2 hours ago, that’s why I always say to fucking pick up the phone and fucking call」

當時我被震撼到了,或許有些聽眾會覺得「還好吧,不就是講個髒話嗎?」但要知道我從人事部,這個大家都非常有禮貌,每個人都很nice的環境,突然轉到一個這麼激進的環境,明明就好心提醒客戶,卻被罵髒話,對我來說真的是很大的一個轉變。但當下其實給我上了很大的一課,就是一定KYC, Know Your Client,一定要清楚的認識了解你自己的客戶。有些客戶比較old school,會希望我們有什麼事都一定要打電話講,有些反而對打電話這件事情非常反感,但不管怎樣最大的lesson就是說「never ever assume」不要認為客戶應該有看到,不要認為客戶應該收到,有任何疑慮不確定時,打電話就對了,當時如果我打了電話說,Hey this is David from UBS, just wanted to make sure you saw my chat on Sony,worst case scenario,也就是最糟糕的,頂多是對方接起來,說「don’t fucking call」,但至少你「提醒客戶」的這個目的達到了,也不會有像我一樣碰到這種好心提醒卻被客戶抱怨說沒收到沒看到的這種窘境。

好啦,今天就先分享到這邊,在現在的這個部門工作到現在也快要兩年了,這兩年發生了很多事,也學到了很多,以後再跟大家做分享。上一集有提到今天是我Podcast第一季的最後一集,下禮拜就會進到東京上班族Podcast的第二季,主題是我很喜歡的「斜槓人生」,會跟大家分享現在的年代才有辦法做到的一些不同的賺錢方式,我自己又有什麼樣的體悟。喜歡的話,記得訂閱也記得幫我評分留言,每週一發佈最新一集喔!感谢你的收聽,我們下禮拜見!